Author: ahleong

April 28, 2019 / / Uncategorized

撰文:Isabelle Yin – 序 – 三毛笔下的《撒哈拉的故事》让无数的旅人向往着那里的异域情调。因为太喜欢她的文字,我们亦怀抱憧憬总有一天能启程至那梦想之地。然而,前往北非的路途遥远,也久闻那里偷拐抢骗的不良风气,我们始终未付诸于行动。正当这个国家已渐渐在我们的记忆里淡去之时,忽然布城正式宣布,于2017年12月27日起,马来西亚护照持有者到摩洛哥旅行,免签证90天。这个消息成了我们这一趟旅程的契机。如果你问我摩洛哥到底哪里好,我会告诉你它有全世界最大的撒哈拉沙漠,它有如同打翻了颜料盘的丰富色彩,它有历史悠久的完好古城,它有仿佛话剧场景的人文日常。这每一点都值得你千里迢迢来一窥究竟。即便是和其他阿拉伯国家一样,也有各种不怀好意的欺骗,但也丝毫不会影响你对它的难以忘怀。 必死的决心 由于不是开放的货币,国内的货币兑换商并没有提供马币兑换迪拉姆(摩洛哥货币)的服务,因此我们必须先提前兑换好欧元,再到摩洛哥机场内以欧元兑换迪拉姆。 “大约要带多少钱去才足够呢?”“不晓得,难以预测,可能会有一些预料之外的破财挡灾不是吗?毕竟那里偷拐抢骗的风气盛行……”“反正被骗钱是一定的了,那我们就设定好一个数额,只要没有被骗超过这个数额,就算成功咯!”这番对话里不难看出,我们带着必死的决心前往这个梦想中的国度。 《赤 – 马拉喀什》《金 — 撒哈拉》《黄 –…

January 20, 2019 / / Video
May 25, 2018 / / Wedding
April 5, 2018 / / Video
March 3, 2018 / / Video
January 8, 2018 / / Wedding
January 7, 2018 / / Travel

撰文:Isabelle Yin

朋友问:“你假期去哪呀?” 我说:“欧洲。” 她瞪大眼珠子,按耐不住地拉大嗓子问到:“是法国巴黎还是意大利罗马啊?!” “啊,都不是,是西班牙和葡萄牙”。 “哦,那里有些什么特别美丽的景点,我不清楚呢 !” 我沉思着:“嗯,其实我也不大清楚。”

或许这两个国家都不是大家心目中欧洲旅游景点的首选,但我却对它们情有独钟。喜欢就是这么一回事,让人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或许有些国家还未到过,却早已在心中认定自己一定会喜欢。世界之大,我坚信总有一个远方值得让你慕名而来。

《西班牙》

《葡萄牙》

December 29, 2017 / / Travel

今年年初时,因为看了韩剧蓝色大海的传说,她就跟我说西班牙好像还不错,很想去。结果,我们真的就去了她梦寐以求的西班牙。她说感谢我从来都不曾食言,总能奇迹般地将她的梦想一一实现。一连几年都去了她想去的地方,那么明年就轮到她陪我去我想去的地方!愿我们能一直走下去,愿我能在世界的各地一直为你记录着爱。

May 15, 2017 / / Video
May 10, 2017 / / Travel

撰文:Isabelle Yin 《遇见成吉思汗—蒙古》 在蒙古历史中最让人为其着迷的就是成吉思汗和他的蒙古帝国。但这个曾远征天下,战绩显赫一时的元朝创始人的不平凡一生,不是历史书上短短数页就能涵盖的。既然对于蒙古铁血戎马的豪气及其辽阔浩瀚的蒙古大地有一番情怀埋于心中;既然一时半刻也无法消化书中数百年的历史,那还不如真正地在蒙古大地上走一遭。踏进这片土地,最能充分感受到的就是地广人稀的特征。在这个每平方公里仅有二人生活的国家,出了城市以后的生活基本上全都依赖于蒙古包。但这也是我们所期待的焦点之一。 到了民宿后,经过一番讨论,我与伙伴决定参与民宿老板推荐的四天三夜行程,游走了哈拉和林、鄂尔浑峡谷、小戈壁沙丘和哈斯台国家公园。而在这四天的日程里,有三天都安排给了让我们又期待又畏惧的蒙古包住宿。这期待已久的蒙古包体验,让我们可以名正言顺地远离城市的喧嚣繁华,回归人类最原始的生态。在蒙古包里,可以充分体验游牧民族的生活方式。无人的道路和占道为王的牛羊,“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小时候死背烂记的名句,到了今天才有确切的感悟。蒙古帝国的地广人稀,蓝天白云的映衬,路上数之不尽的牛羊,构成了沿途最美的风景。 而至今,我们仍难以忘记在那里的经验。冷飕飕的天气,零下20度的低温,我们躺在里边,倾听那震耳欲聋的宁静,此刻的时间仿佛已被天气给冻结,让我确信自己还活着的仅仅就只是那强而有力的心跳和伙伴阵阵规律的鼻鼾声 。有别于世人对大草原的呆板印象,这次迎接我们的并不是绿草如茵的葱茏,取而代之的是白雪皑皑的梦幻。呈现于眼前的这幅美景,完美地不需要任何一点人工的雕饰,也同样让我们为其折腰。 不得一提,当地人的生活条件真的非常有限,有些蒙古包甚至没有水电供应,仅靠牛粪或木材来起火取暖,但也只能维持数小时后便熄灭。有好几次,灭火后的寒冷都在深夜里冻醒我们。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只能把握时间补眠,因为一旦醒了就很难再入睡了。至于如厕方面也是极其简陋,这里的牧民仅以一个洞坑来解决人有三急,而且还只是草率地以几片木板为栅栏而已。这些我们在出发之前就已略有所闻,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只能说必须入乡随俗。 夕阳余晖洒在脸上 ,冷空气冻结而成的回忆,是我此行最美丽的瞬间 蒙古人个个都骑术了得,即使是年纪轻轻的孩童,都已晓得在马背上奔驰。这得归功于他们的生活环境与方式,没有过多的消遣娱乐,马匹便是他们日常生活中代步的工具,自然见怪不怪。 散落分布的蒙古包 充分体现游牧民族的精神面貌 。 蒙古包主人家的狗每天一早都会守护在我们门前,但深懂规矩的它却从不曾打扰我们休息的片刻。直至有一天凌晨,伙伴步行前往距离不远的厕所小解时,因不小心招惹了邻家的恶犬。这时,它才挺身而出,以一敌四的姿态击退了这些恶犬,再默默伴随着他回来。望着这样的情景,心中产生一种莫名的感动,那是不曾有过的归属感。…

April 12, 2017 / / Travel

撰文:Isabelle Yin

– 序 –

社交媒体上不断渲染说走就走的洒脱,鼓吹不顾一切的闯劲。是的,这是大部分人都向往的自由,而我亦是如此。但,我必须得承认,这并不是一场说走就能走的旅游。31天的行程非常考验我们的体力与毅力。再来,就是俄罗斯签证的申请并不如想象般容易。碍于俄国不对外开放,在签证办理上设下重重的铁幕,言语的沟通、气候的考验等一切的因素迫使人们对它只能望而却步。但无论是什么样的理由,有些事情只要你想做,就有可能;不想做,那就没可能。

西伯利亚大铁路位于俄罗斯境内,早于19世纪末建成的铁路。这条铁路跨越平原高山,穿越极寒之地,逾越七个时区,是不少旅人为之倾倒的梦想列车。这条铁路主要有三条分支,终点都是西边的莫斯科,只不过起点和途经地点稍有不同。一是蒙古支线,即从北京出发,穿过蒙古的乌兰巴托,然后往西抵达莫斯科。二是满洲里支线,同样是从北京出发,穿过中国东北地区以及俄罗斯的外贝加尔斯克和赤塔,最后向莫斯科驶去。而第三条,就是从位于俄罗斯远东的太平洋沿岸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出发,一路向西,抵达莫斯科。

《梦的开始 – 北京》

《遇见成吉思汗 – 蒙古》

《战斗民族 – 俄罗斯》

January 15, 2017 / / Travel

照片/摄影:ahleong
撰文:Isabelle Yin

《土耳其》——曾几何时对于我这个地理白痴而言,它是一个即遥远又神秘的国度。对它的印象,仅仅只是局限于一个世界上坐热气球最美的地方之一。若要追溯我对于这个国家最初的认知,大概就是好几年前看了韩国节目《我们结婚了》,里头的精灵夫妇远赴土耳其度蜜月的情景。那时候的我突然觉得,土耳其好像也是个蛮酷的地方。

April 8, 2016 / / Wedding